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起舞弄清影

清风好伴,明月故人。

 
 
 

日志

 
 

众文友点评陈瑞绒散文  

2014-09-08 00:36: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再见

还有一点,一般的游记、回乡等文章都是比较固化的,语言方面也大同小异。群里有不少作者喜欢写游记,其实都难逃那样的路数,宇航算是写出了点档次,但总体也逃不掉那个范畴。所以,我一直是觉得游记写着玩可以,千万别把它当做一种文学创作去追求,除非你真想当徐霞客,那样的话,地理上的意义会大过于文学意义。你这几篇游记也是这样子,没什么新意,也难写出新意。说句题外话,现在好多刊物,其实都明文规定不要游记文章的,这也是如今游记泛滥成灾的结果。


林泽浩

我也说几句,瑞绒的文字:平稳,实在,真诚,平常笔法。我把这叫做”没有心机的写作“。不弄玄虚,不堕矫揉,如实而来,如实而去。这里面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文学品质,这种”实“,充满潜质。以后的路相信会很宽。但就目前看,”实“是有的,但缺乏一种也许可以叫做”灵性“的东西,这种东西或可叫”神韵“,也或可叫灵魂,说诗意点吧,也许可以叫做缺一双翅膀,缺一双可以让整篇文字起飞从而拓出更大空间的翅膀。这种情况类似于书法。很多人能够稳稳当当地写出一篇毛笔字,一笔一划都很实在,也美观,然而就总是给人一种不过就是一篇稳稳当当的毛笔字的感觉。这里面所缺的,其实也就是”神韵“或灵性什么的。灵性出不来的时候,文字都是灰色的,无法提供新鲜感,也难以让人动心。


陈再见

哈哈,以我经验,写一个小说之前,得先有个点,这个点激发我写,然后我根据这个点构思,一个大致的故事,然后就确定怎么来写的问题,是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要用什么样的语言风格,绵密的,还是轻松一点,严肃的,还是调侃的,总之,这些弄好好,才开始写,当然,在写的过程中,可能会推翻之前的准备工作和构思,最后写出来的有可能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小说,但这些步骤却是必须的,至少是我的习惯,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习惯。我也就是我说的一个作者完成作品的步骤。有人会准备得很细,比如写大纲等,有人会急于下笔,但总而言之,都有他的步骤。


罗惠香

清影的文章我基本都读过,印象中她很擅长写人,比如啊道师父、盆子、燕儿、啊匪等。其实清影最让我羡慕的是她的“美厨娘”称号,记得好多年前,我在她空间看到她拍的美食照片,色香味俱全的样子让我垂涎欲滴。后来我也把我的菜拍上空间,没想到引来无数掌声,不知内情的人以为我做菜很厉害。后来我发觉一个秘籍,在空间晒菜确实很能促进自己的厨艺,我今天的厨艺有些许的进步,应该有清影的功劳。谢谢清影。

苏香

瑞绒在写人记事这方面有一定的实力,文采很不错,但在写景方面就稍逊些,这从《祠堂旧事》一文可以看出,前段写得不怎么样,且段落脉络有些混乱,但文行至后面写人记事时,内容便渐渐明朗、活跃起来。  


马格

特喜欢那句“我知,我知,孩子都大了”。。。不是好笑,而是看出朴实之中不乏灵性


马格

读完一股时间飞逝,人世间沧海桑田的心酸涌上心头。。这就是言有尽而意无穷

蔡金针

清仔圩中数瑞绒,
        美文常载报刊中。
       堪称才女有人颂,
       独领风骚艺苑红。


蔡赞生

陈瑞绒的文字是平实的,展示的多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她并不注重个别句式、语段的打磨,也没有苦心孤诣地去经营华美的词藻。但她在字里行间所流露出来的却是一片真诚与善意。我喜欢她的文章,喜欢那种简单自然、轻松有趣的风格。她擅长写人记事,注重细节,如《文友再见》一文,没有繁复的铺陈,只是简单叙述文友见面的情形,聊聊几笔,却勾勒出一个稚气未脱、博闻睿智的新晋作家的形象,真切可感。她写人的作品很多,以致于很多文友都劝说她不如尝试着去写小说。但我却认为,写人从来就不是小说的专利,散文更适合去表现人物。她不必像小说那样大笔挥洒、长篇扬厉。散文写人更具有片断性特征,可以简单地通过自己的视角,展示人物的音容、习性,一缕情愫、几分行色就能形成一幅完美的构图,这样简单的情趣更是难得。

 

庄海君

瑞绒老师的散文作品在人物塑造方面比较成功,从《母亲琐记》、《阿道师傅》中可以读出那些低层人物的平凡生活,总带着一些传奇的神秘色彩,这些情节往往来源于周边生活的所见所闻,或所历,能贴近生活来写人物,这样能让读者轻易的接受作品里故事;另一方面,在语言的方面,瑞绒老师较喜欢用朴素的文字来营造一个接一个的场景,让作品中的人物更具有个性,如《阿匪》中的“阿匪”、《吵架》的“张娜”,都很生动自然的存在着、很形象地深入人心。读完瑞绒老师的散文作品,仿佛她所塑的这些人物就活在我们身边……

王树彬

刚先看了瑞绒文档开头前三篇写人的文章。笔调轻快,平常的人物平平淡淡的写出。看这样的文章不累,但总感觉缺点什么。说实话,于我而言,这几篇文字里并无打动我的地方。……阿匪找笔买笔那处打动我了!

吴学雄

笔落因缘百合修,
顿生幽愫未知愁。
瑞云不语春消尽,
绒蕾含香念未休。
伫倚危楼风细细,
独凭江槛思悠悠。
何当银华销魂物,
群里痴花他最优。


吴学雄

五六句借柳永《蝶恋花》、陈亮《诉衷情》意


林泽浩(甲北)

百合因缘妙笔修
幽人怀抱笑言愁
瑞香满地何须念
绒草一身不必休
望断天涯风月阔
听穿尘事人情悠
销魂最是银华叔
自解花语痴成优


草草和学雄兄 勉强学步一下


祝福—刘洁瑜

百花开放百花修,
千里芬芳尽解愁。
瑞句含香幽骨髓,
绒衣添暖苦寒休。
石清旧事情真切,
水寨新歌意闲悠。
最喜清仔墟里事,
沧桑骤起“我知”优。
 

吴学雄

桂酒频催群凤舞,文风激荡沙龙。马奔欢颂和声。云间飞醉月,杯口烁霓灯。载道抒情修意境,敲门旧友新朋。耳边终日响琴筝。无需迎清月,煮茶又春生。携习作《临江仙》赞马格雅评

 

林木添

瑞绒的文章几乎来自她的生活。文风自然,语言较细腻,透过她的生活散文或家庭人物描写,我们能隐约感知到她的真性情。而事实上,现实中的她确确实实是很敢言,甚至有点大放阙词的豪放。正是她的这种真性情促成了她的文章叙述的自然流畅真情流露。所以我认为,读她的文章多少有点偷窥她的隐私的神秘。


 

叶智佳

与绒相识于去陆河作协采风。她美丽,富有个性,内存一股傲气直逼他人。她文章写人颇多,叙事也丰收。她文有时平实有时不近情理,尘世女子却不食人间烟火。


彭大星

陈瑞绒生不逢时啊,开学初忙坏了,顾不得批斗你。刚才匆匆地阅读了你的几篇,小谈几句:这种行文风格是可以吸引多数读者的,用词不华丽但极其朴实,有大家风范。所述颇有故事性,情节可读性强。有这些特点,我觉得是可以尝试写写小说的。《 母亲琐记》写出了母亲的伟大,令人尊敬! 而“总是对着母亲大发雷霆”的父亲不珍惜,要批判。


许秀静

阅毕瑞绒的文章,感觉瑞绒的文章像纯棉的衣裳,温暖,平实,没有那些花里花俏的花样,是上等的质地,印染岁月的颜料,合该在阳光下舒展故事,接纳清风,倾诉乡情。
绒的文章中,比较喜欢的有《母亲琐记》《阿道师傅》《豆蔻梢头二月初》《父亲,菜园,厚合菜》《清仔圩》《青草饭》等。我觉得这些是绒写得比较好的文章,生活气息浓厚,有独特的民情风俗韵味,如《青草饭》;《父亲,菜园,厚合菜》往事自岁月深处回转,笔调清淡,情感朴素深沉;《青草饭》中明白如话的叙述,乡情风俗便栩栩如生。
   绒的另一个特点是率真,几近口语。比如“我知我知,孩子都长大了”,比较世俗化。还有一个是调侃中带些许的不羁,比如“猪早就吃瘦肉精去了,哪有福分吃这个了”。这些都很好,如果绒能好好运用,是可以从中培养出自己独特的风格的。
绒的文章的缺点,我认为有几点。一个是文章过于平实,如马格评,为人要谨慎,为文要风流,绒的文章,欠了些许飘逸和灵气。第二点,也是群中多数姐妹,包括我的通病,就是视野都比较狭小,取材落笔缺少大的视野和范围。
以上所言,匆匆而就,说的不好的,请绒见谅,群中文友指正为盼。


叶勤海

跟着瑞绒的文字,很自然就走进了她爽朗的笑声,朴实的生活,柔软的时光,就像当初与她初见。 家人 、朋友、街景、田园……生活中的细节,均在瑞绒笔下一一铺陈,率真个性跃然纸上,朴实风格随处可见,又有一些小调皮,让人忍俊不禁。如她在《闲谈读书 》中如此调侃自己:

        “好吧,我确实能扯,我的幽默感我的好词汇都 用在扯之上了,跟人扯时绝对口若悬河妙语如珠,可一写起文章来妙笔一点都不配合,就是生不了花,语言干巴巴的、平实乏味。”                        

        跟瑞绒交往是件轻松快乐的事,她对你坦诚相见不设防;读她的文也一样,顺着文字的脉络,可以直达她的内心。

 

祝福—刘洁瑜

从读书年代认识瑞绒,从天真烂漫的纯真少女到今天风姿绰约的魅力少妇,一路走来二十几年的时光,人是熟络得不知从何说起,文也完成由青涩到圆润练达的进化。
        瑞绒真诚率直,口齿伶俐,说话有时就像打机关枪,辩论时,嘴笨舌拙的我总是少有胜算。瑞绒的文风朴实,叙述活泼有趣。读着她的文,没有华丽花俏的辞藻,没有晦涩难懂的生僻,仿佛闲话家常,能够听见她清脆的声音爽朗地在耳边嘈嘈切切,宛若琵琶连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瑞绒描写细腻,文章里记录的是真真实实的过往:《母亲琐记》里的母亲历经苦难,却坚强豁达;盆子是我们同宿舍的好友,快人快语,幽默诙谐,在瑞绒笔下更是活色生香;阿匪在我的眼皮底下长大,他的淘气,他的懂事皆在文中活灵活现。
       读着瑞绒的文章,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有时候觉得就像在读自己的文一样。马格说,我们都是用人生经历写文。但因为人的经历毕竟有限,跳出书写经历的窠臼,扩大视野,相信瑞绒最终可以到达文学神圣的殿堂。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