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起舞弄清影

清风好伴,明月故人。

 
 
 

日志

 
 

领稿费  

2014-07-19 23:1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上完两节课,十点多。往办公室窗外望去,居然放晴了,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露出脸,阳光照在潮湿的操场上,挺晃眼的。早上来上班,雨滂沱。雨已经下了整整两个星期,下得人心烦闷。想起杂志社寄来的稿费单,一百块,放了一个多月,还没去邮局领回。一来是时间对不上,我上班,他们上班,我下班,他们也下班了。好不容易挤个上班空隙,服务窗口经常排着长龙,要等好久。有一次去这个岗位上的工作人员培训去,没人代班,白跑了一趟。前个星期二又去了一次,由于顺路在商场买些日常用品,耽搁了一点时间,赶过去迟了一步,人走光了,邮局关门大吉,吃了闭门羹。邮局所在那个路段是闹市,很热闹特拥挤,塞车是常事。一百块钱的稿费又不多,耽搁有些日子了,又怕会逾期款被退回去。今天得去商场,楼上洗手间的牙膏用完了,移动买话费送积分的卡里钱还没用完,跟移动绑定的商场就在从学校到邮局的半路上,平日很少弯到这儿来,趁着没课又不下雨,购物后也把稿费领回,免得总记挂着这事儿,取款单和身份证刚好都放在钱包里。

多日来的雨把海边路冲刷得格外干净,街道行人三三两两,雨后凉风微拂,空气清爽,不似往日尘土飞扬,车声喇叭声人声鼎沸,拥挤不堪。邮局门口停放的摩托车稀疏,应该来得正是时候。走进去,前台左边窗口果然没人,窃喜,赶紧把取款单递进去,穿着白色制服的女工作人员,接过单子瞧了一眼,马上又递出来,面无表情:“不能拿。”我惊讶:“为什么?”她一脸不耐烦:“没存款就不能拿钱。”这下我更讶异:“我领稿费关存款什么事?”“你这个业务要等有人来存款才有钱给你领出去。”我想了想说:“没道理啊,一个国家企业,一百块钱还得等有人存钱才能取款?而且款已经寄到在你那里了。”何况我哪里知道这业务什么时候有人来存款,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要取钱——取这一百块钱,还不知得跑多少趟邮局?太糟糕了,怎么回事啊?我刚想多问一句,她立即回应我:“就是这样。”一点都不想多做解释的样子。

我在窗口站了片刻,皱着眉头说:“没道理,我要投诉。”她在里面听到了,直着喉咙喊:“投诉电话在那边,我们领导电话在门口那里。”言下之意就让我尽管投诉好了。我转身走到邮局的玻璃门前,一抬头发现大门边墙壁上面,果然悬挂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意见箱,意见箱顶上边墙上贴着投诉网址、电话号码、还有一个醒目的手机号。我拿出手机,对准意见箱那里拍下投诉电话和网址。刚点下快门拍好一张照片,身边不知道何时闯出一名保安人员,又钻出另一名穿着制服的女工作人员,两人围着我,女工作人员大声说:“不许拍不许拍,我们这儿不许拍照。”前台窗口里面多了一个男的,也直着脖子也对着我大声嚷:“你过来,过来,我给你解释一下,你老师都会当。”当老师和拍照片有何关系?意思是我是老师我领不到稿费我就得乖乖被嚷嚷吗?取不到款还解释什么呀,刚刚干嘛去了,刚刚那么不耐烦跟我解释,这会倒要来跟我解释。我没理他,只管往外走,走出大门口,还听见他在大声说:“我领导刚好出门办事,另一个领导又不在。”

回到家里,我考虑着是打手机电话还是发邮件还是到微博去维权,记得有个博友因为电费的事曾在微博维权成功了。要不是那个女工作人员的态度让人窝火,其实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只不过想尽快方便地取到稿费而已,大家都不容易。犹豫不决着时,手机铃声响起,是某邮政银行王主任——那次坐夜车从市里回家途中邂逅的人。那次我半路拦的班车,车内光线昏暗,几乎坐满了人,恰好就近有个空位,座位坐着一个矮小的中年男人,膝上放着一本书和一本笔记本。书本让我无来由滋生出安全感,觉得他是一位外地老师。于是,我用普通话小声说:“请问,这儿能坐吗?”我指了指他身旁的空位,他赶快挪动一下身子,可以可以,他用普通话回应我。坐下我侧过头问他:“你是老师?”“我像老师吗?”他微笑着。“我觉得你有点面熟,以为你是某某中学的外地老师。”他说他差点就成为一名老师,考上了师范体检不过关,后来上了高中,读了银行系统的大学,是本地人,在本地银行工作,今天是去总公司培训……他一路滔滔不绝,特健谈。谈起单位的各种业务,什么存款贷款基金利率……一堆专业名词,我云里雾里,似懂非懂。他口齿伶俐谈吐不凡,风趣又幽默,逗得我不时大笑,在寂寞旅途中,倒也解困又解乏。临了,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

“王主任,你好!”

“陈老师,你好!你今天到我们行里办业务对吧?我刚好在深圳出差,没在行里,他们打了电话给我,说有点小误会。”王主任在电话那头快速又清晰地说着,“我一听你的名字,这不认识吗?我就冒昧打你电话了。”

  “啊?这个邮政银行归你管么?”

“对,是这样的,你要办的这笔业务,客户寥寥无几,很少人用寄的方式汇款了,一般都直接打进账号。这些天来一直下着雨,没人存款,所以 ……”既然是熟人,我也不好再说这怎么可能这样多不合理之类的话,我在电话这头讪讪笑着:“那你们应该跟杂志社客户沟通一下,不要再用寄的方式给稿费啦,你们可以拒绝办这个业务的吧,这样我取稿费也不麻烦啊。”杂志社跟邮局素有业务往来,是邮政的老客户了,这点我清楚。我只关心能不能尽快地不麻烦地取回属于我的那笔稿费。我没出声听王主任接着说:“这样吧,你马上到局里来,直接找姓吴的办事员,我交代他用私人的钱先垫付,你把取款单存放在他那里就行了。”

“我现在去?不会找不到人吧?”

“不会不会,我让他们等你,不好意思,你要理解我们。”

我当然理解,如果那女工作人员态度好些,可能我也忍了,不过是多跑几趟邮局,麻烦点取回汇款罢了,投诉什么啊!当然,这些话也没必要说了,我默默放下电话。

快到下班时间了,我匆匆赶到,一进大门,一个保安就指引我到贵宾室。居然享受了贵宾待遇。吴先生接待我,我把绿色汇款单交给他,换回一张崭新的红牛——我用一千多字换回的红牛。至于是不是私人垫付什么的,好像不是我该管的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