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起舞弄清影

清风好伴,明月故人。

 
 
 

日志

 
 

母亲琐记  

2012-11-05 20:4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儿”是母亲的名字,“燕儿姑”是村里人对母亲的称呼。记得小时候母亲这个名字让我很别扭,那时总想,谁家妇女名字带个“儿”的呀。长大后听电视里北方人卷着舌头叫人儿化时甚觉亲昵,也慢慢觉得“燕儿姑”的称呼其实多么亲切而又美好。

母亲今年68岁,手脚依旧利索,每天带小孙女,做家务活,闲暇时间最爱看电视剧,一看大半天,几近痴迷。她看得起劲时,邻居到家里串门,她就敷衍着,直到看完那一集,全情投入的程度比年轻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喜欢看家庭伦理片,剧情的跌宕起伏,人物命运的云诡波谲,时时刻刻牵动她的神经,总是同情叹息满脸悲伤,或者痛恨指责义愤填膺。她喜欢大团圆结局,每次都会欣喜异常地说:“这样就好,早就该这么做了!”我偶尔回娘家,有时揶揄白发苍苍的母亲:“你都一把年纪了,为何还能这么激动啊?”她也不搭话,也不理我,全神贯注只管看剧。我只好摇头偷笑,自个动手泡茶。

母亲16岁丧父,她和7岁的弟弟与寡母守着一头牛相依为命,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早就分家独立出去了。姥爷在世时家里做点小生意,家境不算坏,母亲读过两年书,现在养家的重担落在母亲柔弱的肩上,但她什么也不会。母亲的老友秋来姨说起母亲年少时的糗事还哈哈大笑:一群女伴去果林里扒树叶,秋来姨她们扒了满满一筐,母亲扒到的树叶只铺过筐底薄薄的一层;下海去翻“车白”(蛤类),她的篮子永远是寥寥几个,女伴看不过眼只得分给她一些。母亲年轻时长得不漂亮,身材中等,圆脸蛋,细眼睛,鼻梁不高,嘴唇很厚。但好在有一副好嗓子,又识几个字,丧父后的那年冬天,她成了村里唱曲班的主角,潮剧唱得婉转动听,走村串寨用这副嗓子挣点小钱,与家里那头牛(牛可以出租)一起养活她的寡母和弟弟。以后每年的春节前后她都靠着这项技艺谋生。唱曲班的头儿对母亲要求很严格,不准熬夜不准她乱吃东西,怕坏了嗓子。春节期间,她的女伴们自由自在到处逛,随着喜好吃东西,母亲只能吞口水解馋。

春节过后,唱曲结束,母亲的收入也随之中断,只能跟着大伙到生产队干农活。秋来姨的父亲是生产队长,他怜悯没了爹的母亲,照顾母亲在队里当了管工,负责喊人出工和看管农具,随队里分回一些口粮。后来又安排母亲和秋来姨到当地卫生院里当了临时工,为一班年轻下乡医生护士们做饭。母亲的好友秋来姨后来学了医,嫁给了一个医生。母亲胆子太小不敢打针又受不了来苏水的味儿,当不了医生,也没嫁给医生,却钟情一个外地的英俊潇洒的年轻乡村教师,那就是我父亲。母亲爱上我父亲时已有婚约在身,姥姥为了有所依靠,早早地把她许配给村里一户家境殷实的人家,她不顾姥姥的反对,用积攒的工资勇敢地替自己退了婚,毅然嫁给了一无所有的父亲。母亲婚后始终践行着对姥姥许下的诺言,为姥姥养老送终,养育弟弟长大并建了一所房子帮助弟弟成立家室。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不流泪。父亲脾气暴躁,在单位受到什么委屈,回到家里什么都能触发父亲的坏脾气,总是对着母亲大发雷霆,母亲经常莫名其妙就遭受一顿臭骂或指责,每天都成了父亲的出气筒。她始终忍气吞声,有时也吵上一两句,但从不落泪,每次吵完后照常上班,如常下班回家照顾孩子,从不闹脾气与离家出走。同事和邻居几乎都不知道母亲受了委屈。母亲曾说过:“我虽有兄弟,但同在一村,想回娘家住一两个晚上,也找不到理由啊,又没有姐妹,想找个姐妹家住上一晚哭诉一场也不能。”她就这样不喊苦不抱怨,即使生了病,她也是躺在床上睡上一觉就起来操劳了。

母亲颇有人缘。我家多年以前就不种农作物了,可是每年绿豆芝麻番薯青菜什么的比一般农户还要多,吃都吃不完,那都是亲戚邻里乡亲送来的。亲戚邻居有什么困难只要向母亲求助,母亲总尽全力相帮,记得母亲还向同事借钱帮一个孩子生病住院的不甚相熟的同村人。说也奇怪,这些年来,真没碰到有谁向母亲借钱不还的。去年,几十年前下乡的广州汕头的医生,还相约结伴来看望为他们做过饭的母亲。我们打趣母亲:您可是朋友遍天下啊!

母亲思想开通、胸怀豁达。在80年代,农村的女孩子几乎都没上过学,村里唯独我姐妹俩都师范毕业。母亲这么说过:我能给女儿的嫁妆就是一把金钥匙。她说的金钥匙就是一份安稳的工作。刚工作时,我学跳交谊舞,她那个年纪的妇女对此嗤之以鼻,蔑视嘲讽,可母亲不但没反对,反而引以为荣。我结了婚,学校组织旅游,她帮我带孩子,没有像其他老年人那样教训我不能丢下孩子老公自个跑去玩。对此我非常感谢母亲。

母亲经历了生活中太多的磨难和艰辛,但种种的磨难和艰辛并没有击倒我的母亲,她默默承受,坦然面对,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人生的暮年。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